廣州兩千余村官護照統一上交保管防外逃

全市1144個村「兩委」主要領導幹部納入監管

都說村官不是官(不屬公務員範疇),但手中權力卻不小。在城市化加速過程中的村官群體,有的成了權力尋租、貪污腐敗的重災區。

廣州市紀委監察局在全市農村開展廉情預警防控工作,指導成立村務監督委員會,全市村官出國(境)證照上繳統一保管,建立農村集體「三資」交易平台……這些措施在規範村官權力運行的同時,也保護了村官安全,讓村民真正成為自治的主體,一些村更是探索出基層治理新模式。

「建立了村監委,推行公章管理,各村的村務開支每年降幅都接近兩成」,「以前是問題村,村民對村幹部極不信任,有了村民議事廳,大家關係和諧多了」……連日來,記者深入走訪廣州天河、番禺、黃埔、增城、花都、荔灣等多個區的農村。

【村官證照管理】

「這是把村官當處級幹部管呢」

在全國首開先河,對村官出入境證照進行統一上交集中管理的,是廣州市天河區。2013年1月,天河區紀委的一紙通知,讓石牌三駿企業集團董事長 池錦玲感到有些意外,「這是把村官當處級幹部管呢」。作為該村改制公司(經濟聯社)的一把手,池錦玲率先上交了證照,其餘幾位領導班子成員也很快上交。

天河區開全國先河

「隨著城中村改造及城市快速發展,村官掌控的經濟體量不斷增長」,天河區紀委宣教調研室主任莫滔在介紹相關規定出台背景時透露,據保守估計,天 河區25個村目前的「三資」價值超過200億元。媒體報導的多起村官外逃等事件,促使天河區在規範村官出國(境)請假管理方面率先做出探索。

2013年年底,在充分借鑒了天河等區縣經驗做法的基礎上,市紀委聯同市委組織部等多個部門正式出台管理意見,明確村「兩委」班子主要成員出國 (境)證照實行統一保管,廣州全市共1144個村的「兩委」主要領導幹部逾兩千人被納入該項制度監管範圍。相關管理意見的出台填補了目前國內「村官」出國 (境)管理規定的空白,有助於打破目前「村官」出國(境)管理難的困局。

誰接待住哪裡都要填

「公費私費,探親戚還是朋友,誰接待你,住哪個酒店,行程怎麼安排,去申請時要填六七項內容,了解得很細。」番禺區東環街甘棠村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蘇志生說,自從證照上繳統一管理后,他還沒有出境探過親,「能免則免吧,本來也忙得沒時間,多數是他們回來看我們」。

在東環街,有海外親戚朋友的村官不在少數,儘管出境手續比以前複雜,不過,提前一個月申請的都順利獲批。蘇志生說:「以前不是認為村官不是官嘛,現在護照、通行證都上交了,對村官有很強的約束力,也體現了對村官管理的一種重視。」

村官出問題追責街道

「目前,全區25個村改制公司共223名村官上交了證照,其中,護照185本,港澳通行證180個,台灣通行證53個,均由區委組織部實行專櫃 統一管理。」莫滔說,「下一步,我們準備出台責任追究的文件,對村官出現問題的街道將追究責任,同時,將證照管理範圍繼續擴大,部分村下面的經濟聯社幹部 也被要求上交證照管理。」

【村務ClubMed監督委】

村監委趕走污染廠

大到工程建設、財務審核,小到村屋冷氣機水管脫落漏水,村務監督委員會都不放過

證照統一保管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村官腐敗問題,如何讓村民有效監督村官的權力運行過程,才是關鍵。

2008年以前,番禺區東環街甘棠村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問題村,村民對當時的村兩委幹部極度不信任,導致上訪不斷。然而,該村現在的上訪記錄為零。這個巨大的轉變全賴一年半前建立的村務監督委員會。

「村兩委的所有村務會議,村監委都要列席,村幹部就覺得『多隻香爐多隻鬼』,比較反感;加之村監委成員的補貼有一半來源於村,讓他們覺得『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東環街黨工委副書記、紀工委書記石志偉坦陳,「村監委成立之初,確實不太敢監督。」

面對監督困局,東環街黨工委、紀工委力挺甘棠村村監委,責成村委要全力配合好村監委的監督工作;同時鼓勵村監委成員,「你們拿的補貼不是村幹部 給的,而是村民的錢,就要為村民服務」。很快,大到工程建設、財務審核,小到村屋冷氣機水管脫落漏水,村務監督委員會都不放過。

「村民的利益大過天」,甘棠村村監委主任蘇志彬說,村裡一家電鍍廠離住宅區僅30米,大家怨聲載道。去年8月,該廠十幾年的合同快要到期,村裡準備跟他們續租,村監委堅決不同意,「當時招租不景氣,然而大家的健康更無價」,最終使這家污染廠遷出甘棠村。

雖然,村監委不時會讓村幹部變成「大頭佛」(粵語,形容給人帶來很多麻煩事),最終換來的卻是「一年多來,甘棠村幹部實現零違法違紀」,「村民年分紅從2008年的不到500元到現在每年1萬多元」。

據悉,截至去年8月底,廣州1144個行政村均建立了村務監督委員會,實現100%全覆蓋。巨匠電腦評價

兩把鑰匙管一個章

村監委辦公室的鐵櫃櫃門鑰匙由村監委掌管,裏面抽屜的鑰匙由村委、各經濟社掌管

在黃埔區九龍鎮鳳尾村村務監督委員會的辦公室內,擺放著一個特殊的鐵櫃。打開櫃門,裏面又擺著十幾個上著鎖的抽屜,每個抽屜上貼有村委會或「××經濟合作社」的標籤,各村委會、經濟社的公章、印章就放在對應的抽屜里。

鳳尾村村務監督委員會主任郭坤棠告訴記者,櫃門的鑰匙由村監委掌管,裏面抽屜的鑰匙則由村委、各經濟社掌管。村裡和經濟社需要蓋章的事務,必須 先填表申請,經監委會認定符合程序和規範才能開門取章。「對於不合乎要求的申請,就算村書記、村長簽了名也會給退回去」。如果需要帶章外出辦公的,村監委 派人跟章。

「『公章掛在村幹部的褲腰帶上』是農村的普遍問題。村幹部手握公章,誰跟他關係好就隨時給誰蓋,村民的利益毫無保障。」鎮紀委書記余銀星說,現在行不通了,公章全部收歸村監委,專櫃保管。兩把鑰匙管一個章,這一做法已在九龍鎮28個行政村全面推廣。

在鳳尾村村委辦公樓一樓的觸摸屏上,是「廣州市農村廉情預警防控信息系統」的主頁,記者點進「財務公開」欄目,小到村巡邏隊員用油、義務獻血補 貼項目都十分清晰。村民湯創興說:「以前徵地、承包合同等都是村幹部話事,村民根本不知情,現在有了村監委,村裡的『三資』交易都上了平台,可以動態查詢 到。」

據悉,廣州去年制定了市級村務監督工作實施細則,在全市1144個行政村全面啟動監督委員會選舉,通過完善農村監督制度,防止村官大權獨攬。

【村民議事廳】

從村官自治

到村民自治

石灘鎮下圍村是原增城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所在地。由於缺乏科學民主管理,以徵地拆遷、物業出租及工程建設為核心的村務財務管理混亂。然而,近一 兩年來,下圍村風清氣正,發展加快,村容變美,昔日讓人頭疼的「問題村」蝶變成「廣州文明示範村」,在這場突圍背後,實行「民主商議、一事一議」的村民議 事廳功不可沒。

在下圍村村委會二樓,記者看到一間300多平方米的會議室,牆上張貼著的《石灘鎮下圍村村民代表議事制度》十分醒目。村莊建設規劃、村集體競技項目承包方案、大額資金使用,村公益事業的籌資方案,徵地補償費的分配和使用……議事內容涵蓋了村中大小七方面事務。

下圍村村委會主任郭慶東介紹,對於公示后無異議的議題,村民代表悉數來到議事廳,先用大屏幕演示議題,然後代表逐個發言,有不同意見的可公開辯 論。經過充分協商后,再由69名村民投票表決。表決通過就按方案執行。不到一年,下圍村的歷史遺留問題通過「村民議事廳」一一解決。去年全年,下圍村共召 開村民代表會議16次,對34個議題進行了民主商議,表決通過事項33項,否決1項。

目前,「民主議事廳」的下圍模式在增城推廣,284個行政村已建成115個村民議事廳。(文/廣州日報記者 湯南 通訊員 穗紀宣 圖/廣州日報記者 庄小龍)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