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禾、康儷、康順、順傑 產品GMP產品規範

康儷股份有限公司自1994年成立以來,在董事會的領導以及全體股東、員工的努力下,才有今日得來不易的規模與成就。

康儷股份有限公司符合:



  1. GMP產品規範

  2. HACCP認證

  3. HALAL認證

  4. ISO22000認證


讓消費者放心與安心飲用,康儷股份有限公司嚴謹管理與研發優勢,才能讓康儷股份有限公司在國內外市場佔有一席之地。


針對網路上不實康儷股份有限公司謠言,除了傷害同業也對康儷股份有限公司造成嚴重的影響。

對於不肖業者為了謀取商業利益,而無所不用其極的毀謗與散布不實報導,康儷股份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行動以端正視聽。


其網路的不實報導與汙衊行為,康儷股份有限公司在此特別強烈澄清:

null

無面鬼只是哼了一聲,算是應承。三人緩緩摩拳擦掌上前。

只聽一陣陣衣袂飛舞的聲音,驚天幫的高手紛紛來到,李鴻聽著身後的腳步聲,知道自己手下都已經抵達了,豪氣一生,道:「魔道四鬼,你我恩怨,就在今日了結!兄弟們隨我殺!」抽出隨身佩戴大刀,猛攻上去。

斬首鬼冷笑道:「好,看是你先砍了我,還是我先斬了你的腦袋。」驀然躍起,一刀從天而降。

斬首鬼聞言還想放幾句大話,只覺身子一軟,倒在地上,掙扎道:「李鴻,我死了你也不好過。」鮮血不斷湧出,聲息漸漸微弱。

李鴻冷哼:「斬首鬼,聽說你專門砍人腦袋,本幫主就來會一會你。試試你的斬首刀到底有多厲害,也讓你知道本幫主的大刀也不是吃素的。」揮刀擋住對方攻勢,旋即手腕一扭,連封帶打,大刀向對方雙膝削去。

四人開始分工合作。斬首鬼大喝一聲:「李鴻,看刀!」一道白光向李鴻斬去。其他三鬼聯手攻擊,決定將對手一一擊敗。

他驀然大喝一聲:「李鴻,接我這刀!」身形飛起,又是方纔那招「開天辟地」。

三人衣衫盡除,無面鬼露出一身古銅色的肌膚,肌肉虯結,顯得精壯有力,下身是一條黝黑粗大的陽具,正猙獰挺立。九爪鬼是一幅弱不經風的身板,雖然瘦弱,不過蘊含著不可小視的力道,下身也是一根粗大陽具,青筋畢露,墨黑丑惡。催心鬼身材比較勻稱,肌膚白皙,下身陽具又粗又大,顏色微黑。

黃琴委屈撇撇嘴,不再言語。其他幾女相視一眼,不想再討論那位江湖奇人了,都開始考慮接下來的大戰,沉默不語,車廂裡漸漸恢復寧靜。

黃琴道:「可惜那一身好劍法了,要是能借給我多好呀……」

隨著後來之人的加入,四鬼漸漸感到對方實力增強,慢慢有些疲於應付,如果再繼續下去,恐怕會落敗。

斬首鬼道:「好大口氣,你殺了再說吧。」

無面鬼撫弄紫依的陰毛,沉聲道:「這個小妞毛真是長的漂亮……這麼美的小穴……幹起來肯定爽……」

兩人大刀相接,又戰在一起。

紫依慘叫:「啊!痛!我的下身……要裂開了……求你不要再進去了……」

催心鬼一把捉住紅靈,笑道:「你就是老大吧,不要跑。」

斬首鬼道:「李鴻。你有本事,但是你的手下未必有。」

眾女好奇心一起,齊問道:「是誰!」

無面鬼嗯了一聲,算是回答。



此時只見他「啪」的一聲,一鞭子抽打在孫成身上,喝道:「老傢伙!說!是不是你派人去報信了!」

五劍侍合力齊攻,三鬼避開她們劍鋒,欺上前去,硬抗幾下拳腳,口中悶哼幾聲,攻勢盡出,將五女全數打地倒在地上,不能動彈。少了武功高強的五劍侍後,三鬼更是所向披靡,手到擒來,很快驚天幫手下就沒有一個站著的了。

四鬼也怪叫著展開攻勢,凌厲迎敵,個個都如游魚般避開武功最高的李鴻,轉身殺入幫眾中。一時間「叮叮鐺鐺」金鐵交擊之聲大作,滿天銀光閃爍,身影飛舞,雙方打成一團。

場中形成兩個圈子,一個是幫主李鴻跟斬首鬼單打獨鬥,另外一個卻是其他三鬼跟驚天幫高手的大混戰,李鴻憑著強絕武功,穩穩佔了上風,而那些幫眾在三鬼聯合之下,卻屢屢無功,甚至還遭到重創。

李鴻怒吼著,撲向四鬼,欲要正面作戰,可惜四鬼一直不給他機會,繞身游鬥。

九爪鬼用乾枯的手指,輕輕夾住黃琴粉紅嬌嫩的乳頭,緩緩捻動,另一手在她柔滑肌膚上緩緩滑動,用奇異的手指帶給她異樣的感覺。

斬首鬼大喝道:「來啊!」他行動不便,等著對方衝過來,一刀攻出。李鴻和他硬拚一刀,趁著他身體搖晃,在他腰上留下一記,傷口深可見骨。

第四章◆幫內大戰

紅靈淡淡道:「幫主想必得償所願了吧。」

驚天幫幫眾看著他們吸唇舔陰,個個震驚莫名,只覺口乾舌燥,不知所措。綠雲,藍冰,小玉三女看著她們遭受欺凌,心中不忿,想要幫忙,卻又是愛莫能助。

李鴻一口氣就是七刀揮出,刀風猛烈,逼得對方衣衫飛舞。斬首鬼不閃不避一一接下,旋即身子一滾,大刀揮去攻向敵人下盤。李鴻將大刀往地上一插,手腕使勁,向前移動而去,刀刃劃破地表,同時封住對方的攻勢,然後以一刀切之式,朝對方豎著斬了過去。斬首鬼一聲怪叫,雙腿在地上亂蹬,急速後退,他身形若是慢上一分,只怕就要被對方砍到,不敢怠慢。

四鬼聞言盡皆轉身。少了一根指頭的九爪鬼怪笑道:「原來是李幫主,看來幫主消息很靈通嘛,這麼快就趕到了。」

藍冰聞言哭笑不得,苦笑道:「妹妹,你還小,不懂。」

李鴻聽得他們言語,怒喝道:「魔道四鬼!你要殺我便來殺,本幫主絕不皺眉頭。別欺負一些不能反抗的女子!」見他們沒反應,又大喝道:「回來!」

三鬼慢慢興頭上來了,抽插也加快。無面鬼每次插入都更加用力,只見他陽具緩緩地退出陰道,然後再狠狠一插,窄小的洞口被龜頭飛快撐大,陽具全根而入,紫依身子一抖,他接著又是另一下。紫依被衝擊地掙扎呼喊。另外兩人也是越插越快,催心鬼和紅靈的身體相撞,都發出「啪啪」聲了。

無面鬼考慮一會道:「好!四弟你去纏著李鴻不讓他分身,二弟三弟跟我一起把其餘人先打敗!上!」另外三人皆同意。

李鴻厲喝:「舉火燒天!」大刀舞起一片光幕,將對方攻勢擊散於無形,隨即追斬而去。斬首鬼怪笑幾聲,身子往後連翻,避了開去。接著又上前,和對方戰在一起。

紫依掙扎反抗,嘴中叫著:「放開我!」雙手對他不住捶打,不過她武功已失,沒有威脅,無面鬼只當在撓癢癢。雙手在她豐滿臀部用力一捏,換來她更大聲的叫喚。

無面鬼面部也不怎麼動作,伸出一條紅中帶黑的長舌,在紫依豐滿屁股上舔了一下。紫依轉頭看到此景,嚇得渾身發軟,叫道:「不要……舔我……」

黃琴滿面淚水,哭叫著向前爬著,想脫離魔掌,卻被一次次抓回來,九爪鬼撮起舌頭,探入她幼嫩緊窄的陰道裡,不住啜動。

孫成痛苦哼了一聲,沒有回答。

紫依不服氣道:「就算她是女子,我不信她劍法真有那麼高!不說姐姐你,單單我一人對上幫主,我若是長劍一出,他都要避讓三分。更遑論大姐和四妹武功更高,大姐說她能對付我們四個,實在難以置信。」

催心鬼白淨的面容一笑,也開始舔弄紅靈的下身芳園,紅靈身子一震,口中呻吟。

催心鬼道:「嗯!雖然不是處女了,但是干李鴻的女人也很有快感,尤其是殺他之前當著他的面干。」

催心鬼道:「大哥,不管怎樣,今天我們殺了他們這麼多人,梁子已經結下了,他們跟我們只怕已經是不死不休了,全力一拼吧!」

接下來三鬼又是一個來回,在眾女恐懼的叫喚中,把她們身體擺放整齊,排成一條放在一起。三鬼站在她們身前,看著窈窕的身軀,各自舔了下嘴唇,當下二話不說,開始撕扯女子身上的衣服。眾女連連哭叫,廣場幫眾看到這一幕,個個目瞪口呆,魔道四鬼會這麼好色不奇怪,居然如此急色就要在這裡搞上幾女。

突然傳來大喝一聲:「魔道四鬼,給我住手!」李鴻滿面怒容緩緩行進。

斬首鬼道:「不行,他手中有兵器,而且武功高強。只有我最好對付。」

廣場前方,倒臥著數十人,全是驚天幫幫眾,有男也有女,身上完好無缺,沒有血跡。人群最中央豎著兩根旗桿,分別掛著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面容蒼老,是幫裡的管事孫成,另外一個女子,似乎是十刀衛中的一員。

無面鬼沉吟道:「好!拼了!」四人擺開架勢,要和驚天幫的人展開大戰。

綠雲面色慘然地道:「姐妹們,都怪我吧,是我不好,讓藍冰成了這個樣子的……」

催心鬼喘息笑道:「嘿嘿,紅靈小妞,本大爺舔你半天你不高潮,拿大陽具插你,你倒高潮了,看來真是個欠干的貨!」說著仰首大叫:「啊!本大爺也要到了……我射……大爺的子孫全射給你……射射射……真的好爽!」紅靈癱軟著身子,任由她在陰道深處發射,默默無語。

兄弟被殺,三人憤怒之下,不再保留,全力以赴,甚至面對猛烈反擊不閃不避,任其擊打在身上。很快驚天幫幫眾就有一大片倒下。

九爪鬼攔住他道:「等等。」

過不多時,無面鬼也一陣牛喘,陽具在紫依身體裡飛快抽插,幾十下後,身子一陣抖動,陽具彈跳,在她陰道裡射出積蓄已久的陽精射出。

催心鬼見到其餘兄弟都把女子弄得登頂潮飛,也愈發賣力,舌頭奮力舔弄紅靈,雙手抱緊她屁股,將整個臉龐幾乎貼在她的陰部,唇舌激烈弄著她的陰蒂,大陰唇和小陰唇。

九爪鬼睜大眼睛對黃琴道:「啊,小妹妹,你的小穴形狀不錯,像朵小花一樣,又白又嫩。」

李鴻道:「好!很好,今日定要將你們在此一舉誅滅。」他衣衫開始無風自動。

無面鬼道:「那我們就去幹。」

他興高采烈將沾有紅靈小穴處水液的手指湊到她面前,道:「嘿嘿!原來你也很淫蕩的!看這麼多的水!要不要嘗嘗?味道還真不錯!」

紅靈道:「三妹,也不能完全怪你,就算沒有你幫忙,幫主也會想其他辦法的。藍冰也終究逃不過。」她一仰靠在車廂上,淡淡道:「先不說這些了,如今已經發生變故,不去魔谷,我們往回趕了。接下來只怕有一場大戰。四妹身子剛破,我們要好好照顧著她。」

突聽紅靈大叫道:「啊!不……不要再插了……不要插我……啊……插……狠命插我……快點插……求你……拚命插我……這感覺……啊……飛了……就是這樣……到了……啊好舒服……」紅靈身體痙攣,肌膚滿佈了紅潮,口中語無倫次,蜜穴裡湧出一大股淫水,肉壁緊縮,將催心鬼陽具緊緊包裹,拚命擠壓。

正在和其餘高手激戰的三鬼,見到他如此慘狀,不禁悲聲大喝:「四弟!」三雙手含憤而出,向敵人攻去。

紫依哀叫道:「啊!不要!嗯!不要碰我乳房……別那麼大力……啊……」

小玉左右一顧見紫依孤單一人,上前安慰她道:「紫依姐姐,你還好久禾、康儷、康順、順傑吧?」

催心鬼嘿嘿笑道:「你恐怕不知道,本大爺最喜歡嬌嫩嫩的女子身體,吊起來給大爺抽打,今天看上了你,你只有滿足大爺了。」

九爪鬼道:「嗯!好眼力。我看那最小的應該也是。」一把抓住黃琴。

突然紫依和黃琴也一起叫喚。黃琴呻吟道:「啊!我裡面怎麼感覺好濕,好滑,有什麼東西……出來了……」

催心鬼一怔,哈哈笑道:「不錯!不錯!不能太便宜他。」他看了遠處的小玉一眼,大步過去一把抓住她。小玉尖聲大叫,反抗無果,被他拎著走過來扔在地上,和五劍侍躺在一起。

旗桿下站著四個渾身血污的黑衣人,只見左首第一人面部烏黑,分不清眼口鼻,第二人探出一雙如鳥爪般的怪手,輕輕揮舞,右手上少了一根食指。第三人肩頭扛著把大刀,悠閒晃動著身子,一雙眼睛不住往懸掛著的女子身上瞧。最後一個面容清秀,身材欣長,手持一根漆黑的鞭子,四人中就數他身上最乾淨。

黃琴哭叫:「不要……不要弄那裡……好羞人……求你……不要……」

紫依對她勉強一笑,道:「謝謝關心。我們姐妹都被玷污了。不過你和三妹四妹應該沒事了。」

李鴻不料對方有此一著,顯然是抱著兩敗俱傷的打算,他剛要抽身而退,腰間突然一陣酸軟,竟然停頓了一下。就在這一瞬間,斬首鬼已經攻到,「哧」的一響,他手中大刀已經刺進對方大腿裡,然後斬首鬼厲喝一聲,手中刀也劃過對方胸前,留下一道深深的口子。

午後的陽光,特別強烈。

黃琴哭叫道:「痛!好痛!大姐救我!我不要……二姐救救我……嗚嗚……啊……我以後再也不胡說八道……一定好好練功……嗚嗚嗚……」

************

九爪鬼抱著黃琴纖細的腰身,陽具在她花朵般的小穴裡進進出出,抽插的同時,帶起一大股鮮血和淫水。滿意地道:「嗯!小丫頭的身子不錯,本大爺很久沒玩過女人,這麼嫩的身子了,還是個處女,真是叫大爺享受,放心,大爺會拼命幹你的。」

紅靈悠悠道:「傳聞此人的劍法已經到達劍氣凝形,身外化身的境界,跟她過招,很有可能是應付兩個以上的強敵,憑此絕技,你還認為你能贏嗎?」

紅靈痛的眼淚直流,一把抱住黃琴的頭一起哭道:「妹妹!姐姐沒法救你!姐姐也很痛……啊!嗚嗚……」

紅靈閉目不答。催心鬼在她耳邊道:「把你吊起來用鞭子打好不好?」

勁風吹的李鴻鬚髮飛揚,衣衫獵獵飛舞,他將身法盡展,全力前進,很快就到達幫派門口,只見紅漆大門處倒著兩名驚天幫手下,血流一地,已經斃命了,他見此情景,厲聲大吼一聲:「敢動我幫會,不要命了,殺!」身子旋風般衝進去。

黃琴也叫道:「啊!痛!不要弄人家乳頭!啊……你的手好噁心……不要碰我……」

無面鬼一語不發,身體挺立,雙手控制著紫依身體,一下一下重重在她身體裡抽插,擊打得她屁股一陣陣的波濤蕩漾。

無面鬼冷冷道:「李幫主,我們兄弟四人,雖然殺戳過多,可是一向跟你們幫派絲毫無犯,為何要與我們過不去?並且對外揚言要對付我們?」

紅靈一怔,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她還真怕他會這麼做。

小玉一臉彷徨,渾身無助地坐在馬車裡,本來還在為幫主冷落自己,心有不滿,正打算找機會去理論,突然發生變故,幫主說了一通話語,車隊竟然突然回轉,她被人從馬上送回車裡,急速向來路返回。

無面鬼享受過兩隻圓滿的屁股,舌頭往她雙腿中間鑽,舔了舔她的如花瓣的陰唇,然後出其不意一下挺進她的肉縫密道裡,在裡面攪動。紫依如遭雷擊,身子發僵,張大嘴卻叫不出來,無面鬼埋首在她的最私密處,享用其中的美好。

催心鬼隨即在紅靈屁股上一拍,喝道:「都把屁股抬起來!讓大爺們來驗驗貨!」

很快,三鬼就將五劍侍連同小玉身上的外衣脫光了,只剩下薄薄的內衣遮掩身體,三人不住咂著嘴,眼睛在她們身上審視。催心鬼道:「兩位,依我看,這最大的那位穿紅衣的女子,一定沒被碰過,是處子無疑。」

只見無論他如何努力,又弄了半晌,她只是陰道一味流著淫水,始終沒有高潮的出現,不禁有些惋惜道:「這只水蜜桃好是好,不過沒那麼容易高潮,兄弟你們有福了。嘗到了處女高潮淫水。」

無面鬼一隻手伸出,不停揉捏著紫依的乳房,另一隻手在她身上遊走,舌頭依然快速舔著紫依的陰唇肉縫陰蒂。

斬首鬼怒吼,忍痛攻出,卻落了空。他飛身朝對方撲了過去,大刀直舉,身上破綻盡露。李鴻身子一側,將他擋開,正要進攻,對方卻一把抓住他的大刀,身形和手中刀一齊向他撞去。只聽斬首鬼一聲怒吼,被李鴻一刀穿胸而過,鮮血飛濺,隨即他手中的刀也刺進李鴻肩胛,透體而過。李鴻面露痛苦,道:「你!你……」兩人皆怒吼拔刀,揚起滿天血雨。



催心鬼放在她身上的手明顯感覺到她的變化,一手撫摸她光滑無比的身子,一邊用手指輕輕劃過她的臉龐,輕輕撫摸她的脖頸,道:「不過看在本大爺就要幹你的份上,就不打了吧。」

只是他的武功很明顯遜色於李鴻,處處受制,招招挨打,只有招架之功,無還手之力了。斬首鬼心中思忖:「這樣下去可不行。我要拖住李鴻,不能讓他再去對付兄弟們,不然只有一敗塗地。不過,這傢伙武功實在太高,不得已了,只好……」

三鬼大笑著應是,又往回行進。

催心鬼對其他兩人道:「這個女子是李鴻的情人,要折磨就要算上她一起。嘿嘿嘿,大哥二哥,我們可有陣子沒玩女人了,現在這裡有這麼多,我們還不要多多爽快爽快。」

接著綠雲劍侍和藍冰劍侍一同回到馬車裡,藍冰似乎行動不便,在綠雲小心翼翼地攙扶下,緩緩走進車廂,坐在席上。紅靈,紫依,黃琴三女見狀,連忙圍到她們身邊,關切道:「四妹沒事吧!」

車隊如狂風般向前奔馳,艷陽漸漸西斜,行進了一個多時辰後,已經隱約可以看到驚天幫門口的大旗。

九爪鬼聞言怒吼抓向李鴻,李鴻身子受創,沒有反擊之力,抽身急退,可是橫裡飛來一掌,將他打的口吐鮮血,倒地不起,正是無面鬼出的手,此時正冷冷瞧著他。

「呼!」三鬼痛痛快快發洩過後,舒了一口氣。催心鬼道:「這些小妞幹起來真爽!」

小玉幾女一聽對方的話,頓時嚇得花容失色,一個個瑟縮著身子往後退,大叫道:「不要!不要……」但是哪裡能夠逃脫。

各人都分別坐好,紫依發話道:「其實大家也不用怕,我覺得魔道四鬼雖然凶名赫赫,但是我們姐妹的劍法也不是吃素的,在雨州城裡,不敢說無人能敵,最少也沒人能將我們擊敗,加上我們五人聯手,還有其他幫眾,還會怕他們區區四人?」

九爪鬼伸出鳥爪般的手,抓住藍冰大腿,藍冰大驚,雙手連連推拒,叫道:「不要!惡鬼不要碰我!」無法掙脫。

無面鬼一聲不發,蒲扇大手抱住年齡最小的黃琴,不管她的尖叫,將她抓了過來。

九爪鬼搖頭道:「李鴻已經武功全失,要殺他不難,不過就這麼讓他死了,怎麼消得了我們心頭之恨。」他轉向地上躺倒的女子,接著道:「據說李鴻貪淫好色,經常和屬下有不尋常關係,我看這五個女侍都是他的女人,不如殺他之前折磨他的女人一下,讓他知道我們兄弟的手段,就這麼讓他死了,四弟豈非死的太不值。」

李鴻眼睜睜看著幾女美好的身體,被人光天化日之下當著幫內眾多人的面,被恣意摸弄,尤其幾女還是他暗自內定的,欲要起身阻止,卻感到全身劇痛,無能為力。

無面鬼沉吟。斬首鬼道:「要不我先去纏住李鴻,其餘的你們逐個擊破。」

李鴻冷冷道:「我就先殺了你,再把其他三鬼殺了。」

無面鬼一把摟起紫依,沉聲道:「這個小妞也是沒被動過的。」

紫依道:「姐姐說的是銀劍怪客?可是此人不是男子麼?我們是女子,為何拿來跟我們相比?」

催心鬼道:「嘿嘿!大哥二哥眼光都不差,三個處女,正合我們剩下三人。這地上剩下的,我看都被人采過了吧。」

無面鬼道:「先不管她們,一人一個久禾、康儷、康順、順傑,現在就給她們破身!」

九爪鬼道:「好!好久沒干處子了。」

聽到災難就要臨頭,幾女哭叫更激烈了。黃琴道:「不要!你放開我!你解開我穴道,我和你再來打過。」

紫依罵道:「你這個沒臉的惡鬼,放開本姑娘。你不能這麼對我!」

紅靈面色慘然,看著催心鬼伸過來的手,直感覺到一陣絕望,不由閉上了眼睛。

無面鬼、九爪鬼、催心鬼將紫依、黃琴、紅靈面朝地面,趴伏在地上,依次放好,然後將她們身上為數不多的衣裳盡皆除下,裸露出她們年輕豐滿,光滑如玉的三具身軀。

三女中,以紫依的乳房最大,稱之為碩乳也不為過,只見石柱般的兩隻大白乳,奮力向上挺起,隨著她身子抖動顫顫巍巍。頂端是圓圓的乳頭,還保持著少女特有的粉色,讓人見了就忍不住想品嚐。紅靈的胸脯沒有她那麼偉大,不過勝在圓潤美好,像兩隻柔軟皮球一般,懸掛胸口。黃琴的乳房最可愛,嬌俏的模樣似乎還未完全長大,新鮮的猶如剛出爐的包子。

無面鬼大手不住在紫依雪白的嬌軀上來回撫摸,雙手不住揉捏著胸口吊著的奶子,手不停掃過她腰身曲線,然後使勁搓揉她身後的大屁股。

催心鬼擊退對手,回頭道:「要不我去。」

黃琴吐吐舌頭道:「大姐,銀劍女俠劍法那麼高,是不是人也漂亮呢,有沒有小琴這麼美?」

黃琴道:「對啊,對啊!紅靈姐姐和藍冰姐姐的武功都那麼高,一定能打敗那些四鬼的。」

催心鬼輕輕撫摸自己身下女子,輕緩道:「你叫紅靈吧,你想要本大爺怎麼玩弄你?」

小玉也想上前問問,可是她與劍侍們關係淺薄,不好意思關心。

催心鬼俯身查看斬首鬼的傷勢,只見他已經氣若游絲,不能活了,悲憤對另外兩人道:「大哥二哥,四弟不行了。」

催心鬼滿面猙獰指著李鴻道:「你居然殺了我四弟,我要將你大卸八塊!」說著就要動手。

紅靈鬆了口氣,突覺胸口一緊,乳房被雙手一把抓住,發出一聲驚呼。催心鬼道:「不過摸身體那是不能免的。」將她的柔軟乳房放在手心把玩,聽著她的嬌哼,褻玩她的身體。

三人將女子玩弄半晌,九爪鬼嘿嘿淫笑道:「驚天幫果真不錯,裡面養的女人這麼白嫩……看這身子,又滑又軟……這奶子又大又圓……李鴻給自己準備將來享用的貨色,還真的是上等。」

催心鬼道:「不錯。如今這水靈靈的女人就是我們的了,我們當著他的面,玩他的下屬,干他的女人,讓他後悔莫及,痛不欲生!」

紅靈微微一笑,看了姐妹們一眼道:「說到劍法高超,在雨州我們也算一流高手,但是還有一人劍法更高,就算姐妹五人齊上,對上此人,只怕也是大輸特輸。」

烈日下,一陣激烈驅馬呼喝聲想起,跟著的是密集的馬蹄「得得」的聲音和車輪在地上急速滾過發出的聲響,一行隊伍在大道上疾行。驚天幫幫眾都奮力往回趕,家中的老巢被人偷襲了,這可是大事,怠慢不得,去晚了就壞事了。

紅靈首先屈服在淫威下,緩緩把臀部高高翹起,紫依和黃琴也只有紅著臉照做,把自己私密部位暴露出來,只感覺說不出的羞恥。

三鬼睜大眼睛看著她們的下身秘處,只見紅靈的陰毛最為茂盛,黑黑生了一大片,甚至蔓延到了大陰唇。黃琴最稀疏,在陰阜上為數不多的長著一些黑絲,還可以看到下面白嫩肌膚。紫依陰毛最均勻,不多不少,成了一個倒錐形。三女都是大陰唇肥厚,小陰唇緊閉,顏色嬌嫩,保持著最原始的模樣,顯然都是沒開發的處女地。

無面鬼兩手空空,掌力雄渾,隨意攻出,對手都經不起他一掌。九爪鬼手法犀利,指尖厲嘯呼呼,招招狠辣。催心鬼雖然只守不攻,但是只要有人露出個破綻,就會被他抓住機會,將之重創。斬首鬼更是手握大刀,在人群中虎視眈眈。

催心鬼在紅靈身後道:「看來看去,還是處女小穴好看,而且一下子看到了三個,大哥二哥,看起來還是我的這個最好,小穴像水蜜桃,真是熟透了。不知道這麼熟的小穴是什麼味道,水甜不甜?」

腳步上前一踏,大喝道:「魔道四鬼,你們先將我幫中的大頭目沈鈞殺害,與本幫結下大仇,本幫主為了復仇不得已帶領大隊人馬對付你們。不料你們竟然如此狡詐,使了調虎離山之計,趁幫內空虛偷襲,又殺了我眾多幫眾,今日我們生死相逢,敢說絲毫無犯,未免太不將本幫放在眼裡了。你和本幫結下這麼大的梁子,本幫不找你們討個公道,如何說的過去!」

黃琴哭叫道:「姐姐!他們到底在說什麼,我不懂……啊!你放開我……放開……」

紫依和紅靈都驚恐萬分,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九爪鬼道:「小妹妹,大爺嘗嘗你小穴味道,來給你舔舔!」雙手捏住黃琴可愛的臀部,乾巴巴的面容一動咧開皺巴巴的嘴唇,伸出腥紅的舌頭,在她小穴上舔了下,稍稍回味,然後舌頭不停在她陰阜,大陰唇和小陰唇上面掃動,用舌尖以「靈蛇出洞」式不住逗弄她的小小陰蒂久禾、康儷、康順、順傑

「叮」的一響,李鴻的大刀似乎碰到了阻礙,緩了一緩,斬首鬼趁機立身而起,重新擺開架勢。李鴻將刀拔起,道:「這次是你走運,讓你逃開,下次就沒那麼好運氣了。」又攻上去。斬首鬼接下。

女子大叫著扭動身體,道:「不要!」叫完又被一鞭子抽在身上,發出淒慘痛苦的叫喚。

女子慘叫一聲,道:「催心鬼,你個臭鬼!為什麼吊我!你想問什麼就問好了,為什麼又要打我!」

李鴻道:「斬首鬼,你別吹大氣了。你要害已被我重創,命不久矣。」

三鬼在女子美好的處女地不停舔弄著,身前女子不停地呻吟,催心鬼首先如獲至寶般叫道:「啊!水!這水蜜桃流水了,被本大爺弄得流淫水了,果真是熟的不能再熟的小穴啊。」

雙方打了半晌,只聽馬蹄「得得」,落後的驚天幫高手也到來了。身穿綵衣的五劍侍,躍下了馬車見到戰況,立馬一揮手招呼幫眾上前,自己也拔出長劍,加入戰圈。最後只剩下不會武功的小玉姑娘落在最後,滿臉緊張,緊握小手不安地看著對面的打鬥。

紅靈滿面通紅,心中滿溢羞恥,聞言拚命搖頭。催心鬼不依不饒地將她自己下身流出的水抹在她的櫻唇上。

斬首鬼踉蹌後退幾步,手捂著胸口,鮮血潮水般從指縫溢出,他一點也不覺得痛苦,哈哈大笑對李鴻道:「李幫主,你雖然能殺了我,自己也不好過。如今已經重傷在身,看你還怎麼逞能。」

紫依叫道:「我…久禾、康儷、康順、順傑…流了水……不會的……啊……你這個沒臉的,我為什麼會被弄得有水……」

催心鬼哈哈笑道:「大哥二哥你們吹穴功夫也當真不錯!小妞都被弄得下面直流水了!下面兄弟我也要更加努力了。」

無面鬼有如未聞,大舌依然在紫依陰唇上舔弄如故,紫依昂首嬌聲叫喚,陰道裡不住流出潺潺水液,濕了整個陰部,有些順著陰阜溜下,滴答在地上,還有些將無面鬼弄得滿嘴濕滑,沿著他下巴流下。

九爪鬼舔著黃琴那三女中最為嬌嫩的小穴,只覺她陰道裡一濕,一股說不出味道的水液流出到了他嘴裡,他立即如饑似渴地猛吸她的陰唇,在她的嬌柔呼喚聲中,將她的處子水液全數吞下,接著舌頭更加猛烈地舔弄花園,期望她能流出更多的來,好讓他享受個夠。

黃琴嗚咽道:「不要弄人家那裡了……嗚……好難受……我流了好多……」

紫依拍了她小腦袋一下:「少胡思亂想了。回去坐好。」

催心鬼看這眼前的美麗陰唇,肉縫裡不停泌出清亮的水液,把舌頭愈發快速地舔弄她的小穴,含糊道:「小蕩女,大爺要讓你享受高潮。」弄得紅靈身子越來越熱,陰道的水也流得越來越多,忍不住哀聲求饒。

紅靈笑道:「銀劍怪客素來蒙面,隱藏身份,旁人難辨雌雄,不過我曾經聽到秘聞,她極有可能是一位女子。」

持鞭之人嘿嘿一笑,又轉到另外一根旗桿,對著懸掛的女子道:「真是好個又美又嫩的女子,若是被大爺打的皮開肉綻,不知道還會不會這麼美!」說著手中鞭子呼嘯,抽打在那女子身上,只見一著裂帛之聲,女子身上的衣裳被鞭子擊開一道裂縫,衣服下的肌膚閃現一條鮮艷的紅痕。

黃琴終於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大叫道:「啊……不要……放了我……嗚嗚……好奇怪的感覺……別弄了!求你了……啊啊啊……我下面受不了……要洩……洩了……啊……」身子一陣抽搐繃直,小穴陰唇一張一合,裡面流出大量水液,紛紛湧到九爪鬼嘴裡,又多又燙。

無面鬼對著紫依陰部一陣猛舔,雙手大力搓揉她的乳房,接著她也忍受不住高聲叫道:「啊!不行了……怎麼會這樣!好快樂!從來沒這麼快樂過的啊……我給這麼醜的人……弄得這麼舒服……啊……」也是身體亂顫,兩眼失神,雙手緊握著,下身陰道流出滾滾淫水,被舔得到達人生第一次高潮。

紅靈道:「這個就不知道了。她素來不敢真面目示人,說不定長得十分醜怪也說不定。」

催心鬼垂下鞭子,道:「嘿嘿!幫主大人,你處心積慮地對付我們兄弟,趁你們外出,我們就給你送禮來了。」一指廣場上滿的屍體道:「怎麼樣?還滿意吧!」

無面鬼「嗯」了一聲,放開了紫依。九爪鬼回味地舔舔舌頭,也站起身來。紫依和黃琴如遭大赦,軟軟倒在地上,輕輕嬌喘。紅靈勉強趴著,雙手抱住了身體。

三鬼對視一下,嘿嘿笑道:「小妞們,你們很享受吧,接下來就輪到大爺們了。」說著開始脫身上的衣服。

藍冰露出一絲笑容,道:「謝謝姐妹們關心,藍冰……還行。」

三人將紅靈,紫依,黃琴身體又擺好,然後對著驚天幫幫眾朗聲道:「下面由大爺們為你們的幫中劍侍,三大美女,進行開苞,請大家觀賞!」

說著各自按著面前女子的臀部,將陽具對準她們下身的芳園洞口,齊齊一聲喊,三條大陽具幾乎同時出發猛地撐開肉縫,插入眾女未經開墾的處女地中,在她們激烈叫喊中,又抽插幾下,傳來幾聲悶響,陽具全部齊根而入,不多時汩汩的處子落紅從三女陰道裡緩緩流出,順著大腿蜿蜒而下。

經此一擊,三女平時視若生命,萬分珍藏,最為珍貴的純潔處女身,已經被生生奪走,下身的痛苦只讓她們死不如死。

李鴻立於車轅,舉目眺望,大喝一聲道:「兄弟們,快到家了!武功高的,跟本幫主先去打頭陣。其餘的兄弟繼續前進。衝啊!」身形驀然沖天飛起,隨即在半空一翻,如禿鷹般向前翱翔而去,只見他速度極快,將急馳中的駿馬快速甩下,接著翩翩若鴻,消失在眾人眼中。隊伍中跟著呼嘯連連,一道道矯健的身影也跟著飛出,隨幫主一起出發。

李鴻冷哼道:「絲毫無犯!對付你們!本幫主本來不想對付你們的,我召集幫眾兄弟商討對策,不過是虛張聲勢,不想真和你們起衝突,哪知道我們還未真的動手,你們居然先動手了,自古道先下手為強,果真不錯。」

幾女皆應:「是!」

催心鬼哈哈大笑道:「爽啊!處女幹起來就是舒服,又軟又緊,干進去的時候恨不得趕你出來,抽出來的時候還捨不得你,緊緊不放。水蜜桃,大爺的陽具大不大?你沒被人幹過肯定不知道吧!讓你嘗嘗滋味!」抱緊紅靈的雪白屁股,陽具在她滿是鮮血的陰道裡用力抽插起來。

藍冰聞言搖頭。黃琴嬌俏湊過腦袋,道:「姐姐要不我幫你揉揉吧,以前我撞到磕到,揉揉就不痛了。」

兩人同時痛呼一聲,收刀急退。李鴻查看了下傷勢,道:「好你個斬首鬼,居然和本幫主以命相搏。不過你以為能阻攔我麼,我殺了你!」揮刀衝上去。

太陽西斜,天空上滿佈晚霞,鮮紅的陽光照射在激烈交合的六人身上,給她們染上瑰麗的色彩。三鬼各用不同的姿勢,不一樣的節奏在身下女子體內抽插,她們嬌嫩的身軀隨著他們動作擺動,呻吟哀叫連成一片。

三條陽具在處女美穴裡不停翻飛抽插著,鮮血和淫水混合的津液,漸漸流滿她們的陰部和腿根,然後陽具從陰道深處帶出更多的淫水,沖刷而下,鮮艷刺眼的紅色,慢慢變淡,卻流到整個腿上,形成了一幅幅不一樣的畫面。

進到大門後的那片廣場,更加怒不可遏,只見滿地鮮血,一地污穢,如入屠宰場,數百幫眾紛紛倒在地上,渾身佈滿傷痕,大多都是四肢不全,少數的也是被開膛破肚,內臟流了一地,周圍散落的是無數殘肢斷臂,幫眾已經幾乎全部斃命。少數幾個還沒死的,趴在地上不住哀叫,已經離死不遠,做著垂死的掙扎。

黃琴哀叫道:「停下……快停下……你玩我的身體……不要那麼猛……我受不了……啊……」紫依咬住下唇,苦苦忍受身後的抽插,不發一言。

「滋滋」的水聲響起,三女小穴裡被三人的陽具不停抽插,淫水越來越多,肉壁也把陽具更加緊緊包裹。只見本來透明清亮的水液,在激烈抽插下,漸漸起沫,由小到大,慢慢形成了一大片,最後陰道內外,陽具上下,全沾滿了白色的淫沫。三鬼受此鼓舞,插得更歡,身體全力挺動,三女小穴中的陽具更加快速抽動。

如此激烈交合了良久,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聽九爪鬼一聲怪叫:「大爺忍不住要發射了!小丫頭,大爺送你好東西!啊!」身子一陣僵直抖動,陽具將火熱陽精射入黃琴陰道之內。黃琴只能「嗚嗚」哭叫。

紫依摟住藍冰腰身道:「那裡還痛不痛?」

九爪鬼驀然將手爪插入一名驚天幫的幫眾腹內,隨著一聲淒厲慘叫,手腕一抽,帶起一抹鮮紅的血液,隨即他閃身退到無面鬼身邊,道:「大哥,他們的人來齊了,個個都很厲害,還有李鴻和那五個女的,很難對付,這樣下去對我們不利,想個辦法吧。」

魔道四鬼聞言一怔,相互看了一眼,無面鬼問到:「你們殺了沈鈞?」其他三人皆搖頭。他喃喃道:「莫非有什麼誤會?還是他在污蔑我們?」



無面鬼道:「不錯!」

九爪鬼嘿嘿笑道:「如果還有處女,真想再來一次。不過可惜,那些刀衛槍衛的都不是了!」

催心鬼道:「如今處女都幹過了,下面是不是把李鴻殺了,給四弟報仇!」

九爪鬼道:「那是當然。」說完三人丟下眾女就向李鴻走去。

見他們走開,綠雲立即抱住紅靈,哭道:「大姐,你怎麼樣?」

紅靈虛弱道:「沒怎麼樣,以後大姐也和你一樣了。」

藍冰抱住黃琴,道:「可憐的妹妹。」

黃琴嗚咽道:「姐姐……痛……小琴痛……嗚嗚……」

驚天幫這些人雖然武功不低,但哪裡是赫赫有名的四鬼的對手,一時間猶如羊群入狼,打的連連敗退,很快慘叫不斷,就有數人倒下。

「鐺鐺鐺」幾聲響,斬首鬼又連接李鴻幾刀,被打的連連後退。李鴻得勢不饒人,大刀猛劈。斬首鬼身形未穩,略一招架,被擊飛出去,雙腿在地上滑了丈余才停下。李鴻冷哼道:「斬首鬼,同樣是使刀的,你不是本幫主對手。」

小玉心中寬慰,剛想說什麼,突然發現魔道四鬼剩餘的三鬼走到半路停了下來,把目光瞟向了這邊,盯著自己等人。

九爪鬼道:「兄弟們,我們要找李鴻報仇,那裡不是還有李鴻的女人嗎?要不再去報復一下。」

催心鬼聽著她的慘叫興致更高,在她身上又是好幾鞭子,打完後轉身色瞇瞇的眼睛在人群中那些環抱身體瑟瑟發抖的女子身上掃過,淫笑道:「很快就輪到你們了。」

紫依聽了一呆,藍冰接道:「如此說來,就算我們武功都和她一樣高,五人齊上,也有可能不是她的對手?」紅靈點頭。

催心鬼怒道:「難道二哥你要阻止我報仇?」

李鴻笑道:「斬首鬼,你是不是沒招了。還用這招!」大刀封擋,隨後攻他下盤。斬首鬼面容一狠,不退反進,手中刀斬向對方胸口。

三鬼有如未覺,依然前行如故,漸漸又靠近小玉等人。



紅靈道:「你們可聽說過江湖最神秘,武功也最飄忽,擅長劍法,手持一把銀劍的蒙面劍客麼?」

九爪鬼也跟著嘿嘿怪笑:「那是!那是!」

推薦商品: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